MENU LOG IN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黃金時代的新藝術

宛如畫作般生意盎然的Vintage Dress

 

 

不少Vintage洋裝花紋富有活力、流動的線條、自然的花卉、植物元素,令人聯想起歐洲新藝術時期的繪畫特徵,如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他的作品充滿對女性姿態的描繪、金碧輝煌的裝飾、具有象徵意義的幾何符號、東方意象、有機的植物。他在藝術上取得極大的成功,即使到了現在也廣受喜愛。以下精選了宛如藝術品般絕美的Vintage洋裝,如果你也是克林姆愛好者請一起流轉其中。

The Kiss

Lady With Fan

Farm Garden with Sunflowers

克林姆出生於1862年的奧地利維也納,他的父親是來自波希米亞的黃金雕刻匠,為他日後的黃金時期打造了基礎。他早期在維也納藝術工藝學院(Kunstgewerbeschule)學習,受訓成一流的歷史與建築學畫家。父親死後他與兄長須承擔家中的經濟責任,畫風也開始慢慢轉變。

在1897年,克林姆等人創辦了新藝術的分支 — 維也納分離派(Vienna Secession),鼓吹崇尚自然主義、有機形態的藝術。

兩年後展開了個人藝術的巔峰:金色時期,此時最著名的作品是愛黛兒一號肖像(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

隨著金色時期的成功,他接到大量的商業肖像畫訂單,同時也開始追尋個人個熱愛的繪畫主題:女性、愛慾、生死的宿命輪迴。

他擅於通過象徵主義的繪畫內容和東方的裝飾趣味來表達情緒與想像力,背景從裝飾性十足的幾何象徵慢慢走向扁平化的東方圖騰,充滿強烈的個性與神秘主義氛圍。

Gustav Klimt , 1862 - 1918

「我沒什麼特別的。我是一個日復一日、日以繼夜地畫著的畫家,任何想更了解我的人,應該謹慎的看看我的畫。」

Tree of Life

以下將分成金色時期、生與死、東方意象、田園風景四個主題

 

 

金色時期

 

 

 

GOLDFISCHE 金魚

克林姆的部分作品即使是在今日看來,依然不減濃烈的色慾與挑釁意味,更何況是100多年前的保守時代。接連幾個作品被退回、查禁,在惡意批評的謾罵聲中,感到名譽與人格受辱的克林姆決定在奧地利舉辦的世界博覽會中,以這張作品〈金魚〉參展回擊

在狹長形的畫面上幾個裸體女子彷彿在流水中曲線流動、秀髮飄逸,下方女子大膽的對觀者撅起豐滿的臀部,並挑逗的回視觀眾,女人與水、鮮紅髮色是畫家表現魔性時喜用的符號。

背景宛如水晶球中流轉的金箔,明亮富有生意,運用不同的曲線、金、綠、橙色組合,呈現抽象與寫實交錯的獨特畫風。

GOLDFISCHE 1902

洋裝上直向的流動線條,有如水中可見的海草、植物、水波,神秘而優雅。

 

 

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愛黛兒一號肖像

 

『在別人眼中這是克林姆的名畫,但我看見的,卻是我最親愛的姑姑。』

 

這幅畫如同畫中人的故事一樣精彩,讓時光倒回到世紀末傾頹唯美的奧匈帝國,當時的首都維也納是歐洲的藝術中心,甚至比巴黎更加前衛耀眼。畫中人愛黛兒(Adele Bloch-Bauer) (1881-1925)便是活躍於上流社會的沙龍女主人。

她19歲時與年長17歲的富商費迪南德·布洛赫(Ferdinand Bloch)結婚。布洛赫-鮑爾家族是熱忱的藝術贊助者,除了收藏藝術品,也委託繪畫,具有反叛精神、穿著長袍的克林姆是他們最欣賞的藝術家之一。還有人說她與克林姆有著特殊關係。

愛黛兒的第一幅肖像由丈夫委託,這幅畫展現了驚人的場景:她眼神迷離的望向前方、坦露雙肩、雙手在胸前奇特的交握,穿著流動的金色長袍,肩膀以下與背景融合在金色的象徵性裝飾中。繪畫的背景充滿了帶著閃光的東方景物和色情象徵——三角形、眼睛、雞蛋等符號縫入她的衣裳中。

二戰時這幅畫被德軍納粹沒收,直到2006年愛黛兒姪女瑪麗亞.阿爾特曼Maria Altmann打贏官司,畫作歸還所有。故事在2015年改編為電影《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

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 1907

葉子、三角形、圓形、眼睛的符號是畫作的重要裝飾性符號,也是洋裝曼妙的元素之一。

 

 

生與死

 

 

Love 愛情

這幅是克林姆為Gerlach&Schenk在維也納的一齣名為《預言與象徵 》(Allegorie und Emblem)的劇所繪的作品。畫中央是緊緊相擁互相注視的戀人,左右兩側明亮的金色背景與玫瑰象徵他們的愛情;上方三個凝視的頭像分別代表著青春、年老、死亡。克林姆擅長運用象徵符號比喻抽象意念,而在作品中常常伴隨著愛與慾、生與死一體兩面的命題。

Love, 1895

在洋裝中飽滿而綻放的玫瑰象徵愛情,黑色常伴隨著繁花消盡而亡的隱喻。

The Maiden 女人

女人、愛慾、生命的循環是除了商業委託案之外,畫家偏愛並一再描繪的主題,這張以圓形交纏著的女性們,代表著女人的不同階段,最後與花朵、雲朵匯聚成一個有機體,象徵著生育、變化及宇宙的演變。

The Maiden 1913

洋裝中張狂的花朵與流動的草葉就如同生命的歷程。

Life and Death 生與死

畫中右方代表生命的進程:嬰兒、少女、壯年男子、老婦交疊、凝聚成一團;下方有點的圓形、肉色的方形像是細胞不停的分裂繁殖,如同生生不息的生命,人物周圍的花卉亦如同生命展開到最飽滿的瞬間。

左方則是一枝獨秀的死神窺視著生命的歷程,下半身由代表生命終結的十字架符號構成,色系也是黯淡的。

Life and Death (Tod Und Leben) 1916

洋裝上滿佈生命之花,下方中間有一點的堆疊圓型如同細胞、種子般的生命意象;而黑色的底色象徵著生命終結轉為黑暗。

 

 

東方意象

 

 

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I 愛黛兒二號肖像畫

 

愛黛兒的第二幅肖像畫完成於1912年,五年前端坐在金色王座上的第一幅愛黛兒肖像在驕奢荼蘼的維也納上流社會間引起風潮,貴婦們爭相請克林姆為自己作畫。

而五年後克林姆畫風一轉,不再使用金箔及金色顏料,轉而將研究東方藝術、日本版畫的結果運用在此畫之中,直立的女主角幾乎充滿畫作,眼神從容淡然的望向遠方,穿著品味高雅的貴婦裝扮,皮草披肩順暢的流瀉而下,衣襬接近幾何狀構圖。背景有著重新解構的中國人物畫與象徵吉祥的朱紅背景;下方是草綠、鮭魚粉、紫藤色的團狀寫意花卉。

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I 1912

這幅畫作濃烈的東方意象在洋裝上同樣令人喜愛,紅綠色塊相間,裝飾性的花朵圖騰蜿蜒著。

 

 

Bildnis der Mäda Primavesi 肖像

 

維也納的金融家Otto Primavesi是一位熱心的藝術支持者,他經常邀請克林姆在內的藝術家流連他的鄉間別墅。他也委託克林姆為九歲的女兒Mäda Primavesi作畫。

在這張肖像畫中,已經不見金色時期的華麗裝飾性,受到東方藝術及日本版畫影響,版面具有東方不強調透視法的平面化構圖,構圖也不再流動、不對稱。紫色、杏色背景也多了東方意象的花朵、鳥類、魚類、蝴蝶等。

Bildnis der Mäda Primavesi 1912

洋裝上以粉紫、杏色系為底,佈滿植物、花朵,顯得年輕而充滿生命力。

The Woman Friends 女朋友

在西方叩關東洋後,為西方世界展現了旖旎的東方藝術,新藝術、印象派的幾個畫家,往往在畫中重新詮釋屬於東方的用色、傳統圖像。蒐藏許多東方藝術的克林姆,便將其展現在畫作中,在當時是非常新潮時髦的概念。

在這幅女朋友畫作中,他已放棄三維概念,畫面的裝飾達到完全的平面化,代表再生的鳳凰、華貴的牡丹、生命力的母雞環繞在周圍,而畫中的兩位女性親密的舉動暗示了同性戀的情誼。

The Woman Friends 1917

在Vintage上較少見到動物圖像,而這件洋裝則有滿滿與孔雀相似的鳥類,與花朵並列,非常特別少見。

 

 

田園風景

 

 

 

 

Gartenweg mit Hühnern 有母雞的園中小徑

 

在金色時期帶來的成功後,除了人像畫,晚期克林姆也醉心於風景畫的描繪,離開浮華的帝國都心,定期到鄉下散心,紀錄閒散的田園風光。有別於印象派注重戶外寫生時的光與影,畫家傾向於更平面、結構化的構圖。

在奧地利城鎮魏森巴赫(Weissenbach)體驗到百花齊放、綠意包圍的夏日美景,小徑上路過兩隻母雞,這是克林姆畫作中少有的溫情。

Gartenweg mit Hühnern 1917

在洋裝上也可見到重複的牽牛花與漫舞的黃葉,展現浪漫的田園詩意。

除了以上介紹的畫作與洋裝之外,店內還有不少洋裝圖樣能令人聯想到繪畫大師的名畫,對藝術有著敏銳觀察力的你,歡迎來找找洋裝裡的名畫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