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LOG IN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Blue Blooded

 

流淌至今依然溫熱的藍血基因

 

 

 

Blue Blooded在英文中指的是具有貴族血統的人,據說是以前血統純正的西班牙人為了與膚色較深的摩爾人區別,強調自己膚白如雪,藍色血管清晰可見,因此稱之為藍血。而相反的是在近百年的服裝史中,藍色服裝一直是屬於勞工階級的標記,在20年代更有藍領(blue-collar)的說法,與白領的精英階層形成對比。

早期不論是港口邊烈日下打理著漁獲的漁夫們、遠洋航向新世界的海軍們、掏金熱時期整天埋首挖礦的美國礦工、長時間工作的法國鐵路工人,他們共同之處便是色澤深淺不一的藍色工裝,還有那些無數個胼手胝足的漫長日子,經過一代代的積累,在身體力行的勞動中,培養出冒險獨立、開拓進取、樂觀向上、不屈不撓的精神,成為流淌至今依然溫熱的藍血基因。

 

 

西方藍色服裝的普及始於17世紀,靛藍(Indigo)開始從美洲進口到歐洲,這種天然的植物染料,有別於傳統繪畫中青金石染製出的群青(Ultramarine),不僅比昂貴的青金石便宜,亦能大量生產,還能染製衣物。歐洲對靛藍日以俱增的渴求推動了美洲與歐洲國家的貿易戰,甚至為美國獨立戰爭提供了資金。除了植物提煉的靛藍染,18世紀由瑞士染料生產商Johann Jacob Diesbach意外合成出化學染普魯士藍(Prussian blue),接著更多合成藍色染料問世,成為藍色工裝的重要原料之一。

 

 

 

 

American Denim

 

 

 

 

今日提到牛仔褲(Jeans)、單寧布(Denim)的源頭,首先浮現的可能是美國老字號品牌Levi’s,而事實上,Levi Strauss並不是單寧布的發明者,早在16世紀義大利一個稱為熱那亞(Genoa)的港口,當地的水手便穿著的一種堅固、耐用的斜紋布料,由粗糙的棉花與亞麻混紡,並從靛青植物中提取藍色顏料漂染而成,稱為「Genes」,發音逐漸演變為「Jeans」。

 

穿著Jeans的水手版畫

 

到了18世紀法國尼姆(Nimes)小鎮的居民想要複製出義大利水手穿的布料,使用棉、羊毛、絲的混和物,初期的嘗試並不成功,直到使用了100%的棉花,才製出強度高的單寧布,比義大利的Jeans布更堅固、造價更高,也更適用於工作服。傳到英國後,簡稱為「Denim」,源自法語裡「serge de Nimes」,意思是「來自尼姆的斜紋織物」。

靛藍染(Indigo)是早期單寧布料的首選,除了成本考量外,大多數染料在高溫下會滲透織物,使顏色變得黏稠。而天然的植物染只會附著在斜紋布的表面,使經線呈現藍色,緯線保持白色。當靛藍染製的單寧布經過洗滌後,少量的染料被沖刷,呈現富有生意的刷色。隨著經年累月的使用與洗滌,布料將帶著些許磨損而柔軟實穿。

 

早期穿著單寧的平民 / 尼姆市

 

19世紀美國西部除了畜牧業興盛,在加州發現大量金礦引發的淘金熱也吸引美國各地的年輕人放下原本的工作前來一圓發財夢。除了為數眾多的礦工們,不同種類需求的產業工人也應運而生,例如住房需求增加而產生的伐木業、鋪設鐵路的鐵道工人。Levi Strauss嗅到了工裝產業的缺口,從法國引進了堅固、耐用的單寧斜紋布料,請人打版縫製出適合戶外勞動的堅韌工作褲,經過在口袋、褲襠接縫處增加鉚釘補強褲身的設計,及在褲口袋縫上飛鳥狀的弧形縫線、腰後的皮標等專利設計,脫離了歐洲早期的單寧褲版型,奠定美式風格牛仔褲的獨有樣貌,在19-20世紀之間,除了牛仔褲、各式單寧工裝、連身工裝(Overalls)、吊帶工裝(Bib Overalls)都是此時的產物。

今天所強調的美國自由冒險精神,皆是承襲自西部的牛仔、工匠們拓荒的歷史而來,這些開拓者所穿的服裝與冒險精神影響無數個世代的人,也讓他們得以享受自由追求自我。

 

Levi’s 501

Levi’s LVC Type 1

 

 

 

Navy

 

 

 

 

歐洲海軍常出現與海相映的深藍制服,探究其緣由,首先是17、18世紀靛藍染料(Indigo)陸續從美洲進口到歐洲,這種植物染取代了以往量少的礦物染,更符合經濟效益;其次靛藍染能耐得住日照與海水的侵蝕,逐步彰顯其價值與重要性。

早期海軍成員可以說是一群沒有榮譽感的烏合之眾,可能是亡命天涯的囚犯、或港口自願上船的居民。高替代率、高風險使得船員沒有任何稱為制服的服裝。直到1745年一群英國軍官向上級請願申請統一的制服顏色,最後由英王喬治二世定奪,他認為海軍將領之妻Bedford公爵夫人,穿著深藍服裝在海德公園的身影令人印象深刻,決定了以藍白為主色調,英國海軍藍開始席捲大航海時代;隨後在1775美國海軍也參考仿效了英軍的制服與用色。

在18世紀後期,藍色制服成為自由革命的象徵,在美國獨立戰爭與法國大革命都是革命軍的代表色。到了19世紀更進一步強調其威權與嚴肅性,除了軍隊以外,深藍也是警察、公務員的統一顏色。

 

 

 

在19世紀,美國海軍首次使用單寧材質的套頭衫與鐘型褲(Bell-bottoms)作為船員的工作制服,與其他制服、常禮服區別。深藍單寧布耐磨耐髒,適用於高污損、大量勞動的工作業務,需要捲起寬大褲管以利活動清潔甲板,屬於勞動者的藍色服裝也與穿著整身白的軍官區別開來。

一戰期間,軍人們穿著有防風領子(Jumper flaps)與領巾(neckerchief)的水兵服、雙排扣的厚實Peacoat大衣、深藍斜紋布上衣與工作褲。到了二戰時期,出現圓弧領(shawl collar)的單寧工作外套、褲子、深藍N1外套等。

 

US Navy in ww1

US Navy in ww1

US Navy in ww2

 

US Navy in ww2

 

二戰結束後,因著好萊塢影視與大眾流行,幾種退役的早期海軍單品逐漸走入一般人的生活,成為具有悠遠歷史脈絡的藍色著裝,而由靛藍染製的深藍制服,團聚了軍人的士氣與榮譽心,並注入了追求自由冒險、不畏艱困勞動的藍血基因。

 

VINTAGE ITALY NAVY SHOES ☛ 商品連結

Retro US Army Denim Hat ☛ 商品連結

Vintage France Denim Pants ☛ 商品連結

Orslow - US NAVY Utility Pants ☛ 商品連結

 

 

 

Bleu De Travail

 

 

 

 

工業革命後,鐵路、煤礦、鋼鐵等工作場所的需求人數大增,數百萬工人每天早上都要到工廠報到。勞動者需要在工業性質的場所熟練地勞動,工作環境往往是危險、凌亂、充滿髒污的;每天14、15小時的密集勞動也無法常常清洗衣物,耐磨耐髒的工作服應運而生。

早在19世紀,一種稱為藍色工裝(French Workers Jacket 、Bleu De Travail)的工作服廣泛成為農民、工匠、汽車工人、鐵路工人、礦工等勞動者的制服,包括連身服、襯衫、外套到褲子,尤其以法國數量最多;因為其鮮明的藍色印象,被稱呼為藍領(Blue-collar worker)。這種靛藍色工作服能掩蓋污垢和油脂,不同於美國的工作服,沒有拉鍊、褶皺或複雜的細節設計,寬鬆直身剪裁,以鈕扣開闔,正面三到四個口袋,實用、簡約、耐磨損。

 

 

廣泛用於水手服、軍隊、工裝的藍色制服,除了耐用之外有著更多的經濟考量,從17世紀開始進口美洲的蓼藍植物,從植物中提煉的染料能大量染製價格又低廉,同時植物染能驅走害蟲、即使多次洗滌,色落也有層次。到了18世紀合成染料普魯士藍的誕生更是藍色工裝大量普及的關鍵因素,普魯士藍成本比靛藍更低,而且更為飽和、固色力更佳,更受到市場歡迎。

早期法國工裝通常為較厚的斜紋棉布或是帆布製成,最高端的莫過於稱為鼴鼠皮(moleskin)的厚磅棉布,這種棉布的編織方式具有更高的密度、數量更多的紗線,形成介於毛氈與麂皮之間的觸感,舒適且有微微的絨毛質地,厚磅及緊密的織線能保持溫暖;棉布又具有很好的通氣性;年代久遠的法國工裝上必定出現的磨損和補丁,使它們更少見且珍貴。

隨著工業型態轉變、傳統工廠沒落,曾讓法國工人引以為傲的藍色工裝在60年代末逐漸式微。直至近年時裝設計師、古著專家再度挖掘其美好的一面,經過時間歷練而越陳越香。

 

Vintage France Work Jacket

Vintage France Work Jacket

DANTON - Down Proof Jacket ☛ 商品連結

Vintage BRITISH BLUE WORK PANTS ☛ 商品連結

 

 

 

Fisherman Smock

 

 

 

 

有海的地方,就有水手、漁夫、探險家,他們窮盡生命探索古老海洋的寬廣及深邃度,所穿的服裝保護身體面對海上生活的種種嚴酷考驗,著重實用、溫暖、耐磨。輪廓符合海洋民族注重的簡約美感,你可以發現漁民裝通常沒有複雜的裝飾、束繩、扣帶、過大的鈕扣,以防止身體被漁網、繩索纏住;色系上常使用白色布匹及靛藍染製的深藍色。

從18世紀流傳至今的數種北大西洋、北海民族的漁夫裝仍具有經典與傳世的價值,在英格蘭、法國布列塔尼島部分地區的漁夫罩衫(smock-frock),通常由厚亞麻、帆布、羊毛製成,寬大套頭罩衫、裡頭穿著保暖的針織毛衣(gansey),耐磨的深藍罩衫能禁得住烈陽的曝曬、海水的侵蝕、繁重的勞動;同時能保持裡頭毛衣的乾淨。漁夫罩衫同時也是農村工人常穿的工作服,質樸實用的特色也受到戶外寫生畫家們的倚重。

 

 

而在北海沿岸德國境內,數個世紀以來水手穿著藍白線條分明的漁夫罩衫,有別於布列塔尼地區的橫向條紋衫,漢堡地區的條紋衫具有日耳曼民族冷靜節制的情調,大多為直向條紋,在前襟以V型、橫式等不同方向的條紋做出差異,這些條紋稱為Hickory stripes,原因是布料具有像山毛櫸一般堅韌的特色,密集的條紋更能隱藏髒污。寬大直身版型遵循傳統而不失現代感的輪廓,擁有氣氛濃郁的歐洲印象。

在19世紀中期,農村、漁村工作型態逐漸邁向工業化,傳統具有浪漫情懷的工裝逐漸消亡。直到近代復興對早期農業生活的懷舊嚮往,這些早期的漁民、園藝者、藝術家穿的工作服再度被珍視,並成為Vintage及復刻單品。

 

modAS - Fisherman Shirt ☛ 商品連結

A ROOM MODEL Made - Fisherman Smock ☛ 商品連結

 

 

 

Japanese Indigo

 

 

 

 

遠東的日本與西方國家不同,自古染織業便相當盛行,各地都有稱為「紺屋」的染坊,以紺(靛藍)來代表所有的顏色,庶民日常便穿著深藍服飾,至今岡山一帶的染織業仍備受尊崇。

日式藍染是從天然的植物中萃取出染料並經過多道工序、在高溫溼熱的染房完成的傳統技藝,染出的布匹由淺到深為花淺、縹、藍、錆、紺、藍、留、紺、搗返等藍的色系。到了17世紀左右,藍染普及民間,和服、手巾及寢具等各種生活用品都開始使用藍染色。藍染具有抗菌、防蟲及防臭的妙用,幕府末期,當時訪問日本的英國學者對京城藍色的情景留下深刻印象,稱之為「日本藍」。

 

GAIJIN MADE - indigo dobby china jacket

GAIJIN MADE - indigo dobby beret

GAIJIN MADE - indigo dobby china ja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