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s
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 3月女子洋裝特輯 〕

愛慾在千言萬語中綻放 ── 古著洋裝的耽美

「愛慾」是人類生存的本能,是對情感、愛戀和美的悸動,不停追尋最極致的生存美學。它展現在人與人之間的流動,用盡千言萬語都不及展現,那些愛情裡的風華、妒忌或是純粹,藏於平靜表象之下,隱隱伏潛,只待某刻觸發,勾人心緒翻湧。

而源自於日文的耽美(たんび),就是沉溺於捕捉人與人之間流動的愛慾,追求於官能美的極致。

這次我們拿文學作品,來比喻古著洋裝們氛圍與美──也許是《胭脂扣》中的癡情、《春琴抄》中的唯美,或是《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初心。

那些文字無法道出的,關於愛慾的貪戀、純淨和哀艷,都幻化成一道道身影,凝縮在每一件令人目光灼燒的洋裝中:濃烈大方的色彩、燦爛細碎的紋點,或是明亮乾淨的純粹。

藉由MODEL和攝影師的詮釋,窺見古著洋裝的靈魂,以光影揣度每一場欲拒還迎的愛戀,細膩地演繹每一個耽美的情景。

 

推薦書目1


李碧華《胭脂扣》

比來生綿長的貪情癡心

 

/  濃烈大方的色彩洋裝  /

 

喜愛電影的客人應該很熟悉《胭脂扣》這一部張國榮和梅艷芳出演的經典電影,描述40年代香港的名妓如花和富家子弟十二少,兩人相約為愛殉情;但化為鬼魂的如花在陰間等不到十二少於是上陽間尋訪的故事。

 

在李碧華的原著小說裡,生前的紅牌名妓如花,有著舊香港時代風塵女子的柔軟身段和為情癡迷的純稚;但在犧牲與贖回間算計得失的貪慾,以及幽怨而深遠的情慾,終究證明了一個出身煙火之地的女子,仍存有佔有愛人的濃烈情慾。

『 不知自哪兒取出胭脂,輕勻粉臉,又沾了一點花露水。……這側身款款而坐,斜靠座位,盡態極妍的女子,眼波顧盼間,許有未干淚痕。』

即便只是描繪女主角的動作、她的一顰一笑一蹙眉,都引人無限猜測。芳華女子愛上了負心漢受盡了折磨,嬌柔細膩的骨架、曖曖婉約的神情,讓人忍不住著迷,惹人憐愛。

這件古著洋裝散發著女性的溫柔,柔軟的料子上襯著不同深淺的嫣紅色,呼應淡淡的春日。寬鬆的版型自由度非常高,可以打造飄逸柔軟的氣質;紮上寬腰帶則可以拉長身線,也像是走入了舊香港時復古氣息。最令人著迷的更是別緻的方形領口,恰好露出一些鎖骨,再搭配喜愛的墜子或項鍊,不自覺流露出讓人想好好保護的美。

 

 

「振邦,你不要我啦?」

十二少霍地起來,自身後把如花緊緊摟住,那麼緊,沒命地吻她。如花驀地轉過來,狠狠地摑了他一記。狠的只是心,但因掙扎得不如意,打上去力道不足。十淚落如雨,臉上胭脂、水粉匯成紅流。

如花以為她在對方身上找到了不同於這塵世的愛,但十二少與如花早就被世道淹沒了,香港的浮世風華,都只是癡心妄想。

 

這件洋裝巧妙地運用了大方色彩的變換,就像是如花在愛情裡嬌柔和貪戀的兩難糾結。她對愛情最極致的想望──妒忌、佔有──在青樓女子的表象底下,她不追尋虛華的生活,而是徜流在她肌膚之下,在血液中沸騰滾燙的愛戀。

這一件百褶壓紋的洋裝美得令人窒息,在高濃度的色彩中點綴了冷調的藍色花點,平衡了視覺上的瑰麗。更珍稀的是版型上的巧思,以上身與下身分截的設計,在洋裝以往總是一體成形的流線中放入了一個驚喜的伏筆。

 

胭脂,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口紅。舊時的婦女用細長紙片沾紅色胭脂,以嘴唇抿住紙片,讓顏色附於唇上。如花這段如夢如幻的愛情,就像一抹胭脂,染在她的心口上。她有時嬌柔、有時香豔、有時純稚、有時狡詐、有時遺憾,曾經的刻骨銘心、曾經的海誓山盟;今生的愛恨情仇雖然沒有結果,但終究是一段美好的花樣年華。

 

推薦書目2
 

谷川潤一郎《春琴抄》 
隱晦、細膩的哀艷

 

燦爛細碎的紋點的洋裝  /
 

 

如果要提到「耽美」,一定會想到以「人性慾念的極致書寫」聞名的谷崎潤一郎。

《春琴抄》描寫的是18世紀後期,盲眼的琴師與徒弟間的愛情故事──從小一起長大的女主人春琴和徒弟佐助相愛,但春琴始終無法跨越主僕的關係,兩人強烈卻相斥的愛慾,唯美而哀艷,最終兩人一起分享了痛楚,達到了「極致的愛」的境界。

春琴九歲時失去視力,而徒弟佐助從來沒有看過春琴明亮的眼,就認定這輩子的愛情。他不在乎春琴是否看得見,對他而言,盲眼的春琴是完美而完整的。隨著時間,佐助對春琴的愛意從來不曾改變,就算春琴總是百般刁難,他還是一樣沉默地愛著春琴,將一切的眼淚與痛楚收藏在心中。

洋裝上堆疊的不同的圓圈,像是一片片花瓣,堆疊成幾何般的花叢;熟悉的襯衫領口拉出了洋裝挺直的版型,隆重的場合可以帶出細緻的復古感,輕鬆的場合則可以打開一顆前釦,展現神清氣爽的氛圍。上身搭配鍾愛的飾品或帽子,在簡約色調的幾何圖形之下,襯托出好品味和明快的性格。

春琴靜靜仰臥被褥之中,不知為何呻吟。春琴不由得大叫掩住兩眼,佐助佐助,我被毀容了,不要看我的臉!……於是佐助用針刺自己左邊的黑眼珠;然而,要以黑眼珠為目標,不容易刺,可是眼白負分堅硬的針刺不進去,黑眼珠柔軟,刺了二、三次……不久春琴起床出來時後,佐助用手探路到裏邊的房間,在她面前叩頭。師傅我已經變成盲人了,這輩子再也不會看到您的臉了。

急轉直下劇情,是不是太震驚了呢?春琴三十七歲時遭人襲擊而毀容,雖然春琴始終逃避承認與佐助之間的愛戀,但她仍然擔心愛人看到醜陋的她,會因此不再愛她。這是春琴從來不曾展現過的自卑,卻流露出了她扭曲卻真誠的愛。

佐助為了向春琴證明堅定不移的愛,刺瞎了自己的雙眼。他不可能看到春琴毀容的臉,他最後看過的春琴依舊是明亮美麗的她,而他也終於能夠體會黑暗世界。雖然他看不見了,但他反而更看得清楚春琴。兩個相愛的人,分享著共同的痛苦,是偌大的幸福。

愛從流水化作了浪花,像是洋裝上不均勻散佈的碎花,落在胸口、袖口和下擺,走路時的擺動也好像是碎花在搖擺,讓這些小花在洋裝上活現了起來,帶來春天絢爛的綻放。

或許就像是作者谷崎潤一郎的名言是──美的東西,本來就應該像日常生活融在我們身邊,是我們沒發現美的力量如此強大。現代聽起來是陳腔腐調,但套在《春琴抄》的故事上卻是最真切的領悟。佐助對春琴的愛慾,等同於美。他獻身春琴,為春琴致盲,但他的心靈卻更澄澈,達到與春琴相憐相依的完美境界。

谷崎潤一郎在文字上始終追求「耽美」──在暴露人性的缺陷的同時,我們也看見了官能美,不再被蒙蔽外表蒙蔽。

這件洋裝以細膩的圖形交疊,捕捉了愛情中的魔幻,在體現官能美的瞬間,美學也開展到最飽滿的向度。尤其喜愛拉高的平領口,映襯出耳下的飾品還有臉部的立體感;微微蓬鬆的百褶裙擺細緻,適合在春日的約會當中,向對方展現唯美的事物。

推薦書目3


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
真誠寄託的戀人初心

 

明亮乾淨的純粹洋裝  /


 

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似乎是中學時代的記憶,當時只記得男主角振保徘徊在兩個女人之間,一個是熱情躁動的紅玫瑰、一個是溫馴純淨的白玫瑰,無論作出哪一個選擇都會讓自己懊悔。撇開終究要作出什麼樣的「選擇」,再看得淺一些,也許會發現《紅玫瑰與白玫瑰》講的其實只是戀人的初心──愛一個人不計較彼此未來的樣子,才是愛情最美的樣子。

 

 

 

 

她說:「我真愛上了你了。」現在這樣的愛,在嬌蕊還是生平第一次。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單單愛上了振保。常常她向他凝視,眼色里有柔情。

……

她抱著他的大腿嚎啕大哭。她如同一個含冤的小孩,哭著,不知道怎樣停止,聲嘶力竭,也得繼續下去,漸漸忘了起初是為什麼哭的。

嬌蕊突然抬起紅腫的臉來,定睛看著他,飛快地一下,她已經站直了身子,正眼都不朝他看,就此走了。

嬌蕊,也就是日後我們熟知的紅玫瑰;她原本是振保朋友的妻子,日後漸漸愛上的振保,因此和先生提出離婚。振保非常恐懼,他不知道她愛得這麼深,也不瞭解愛究竟是什麼。紅玫瑰為了一個偷情的男子拋棄了婚姻,但在她詭詐、甜膩的背後,同時也是個直爽、俐落的女子。在她意識到振保並不是真心對她時,她不留戀,敢做敢愛,拿得起、也放得下。

 

這一款絕美的洋裝,就是紅玫瑰般真切而繁華的愛戀。胸前的襟口自然地垂墜在胸前,肩上精心設計的的立體菱格紋凸顯出洋裝的細緻度。冷豔卻閃著淡淡的金色光輝的圖紋,不顯得過度復古,腰處的鬆緊凸顯身形纖細而修長,美得剛剛好,呈現出紅玫瑰心思的柔軟與靈魂的堅持。

 

 

 

 

 

她愛他,不為別的,就因為在許多人之中指定了這一個男人是她的。她時常把這樣的話挂在口邊:「等我問問振保看。」「帶把傘,振保說待會兒要下雨的。」

他就是天。

振保與單純保守的煙鸝、也就是白玫瑰,結了婚,在沒有愛情與激情之中生活。白玫瑰把丈夫當作一切,她愛一個人也就是愛一個人的全部,一切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她都承受;她像是得人疼惜的鳥隻,捧在手心上眷養。

 

這款淺白底的方領洋裝,具有典雅水墨筆觸的大朵花卉和小幅度的裙襬,一面展現女性的撫媚,又凸顯出的輕盈的古典美。白玫瑰的美,就是認定了的愛情,一切的愛都是最好的安排。穿著時也可以嘗試將頭髮紮起,露出頸部還有鎖骨,在光影底下曳動,帶來乾淨明亮的春日氛圍。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這段《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名言,也是張愛玲的作品中琅琅上口的佳句。愛情本來就是一體兩面,大家看見的是在迎光面盛開燦爛的樣貌,但常常忘了褪下繁華後,終究溫柔的那顆初心。

簡單的版型,洋裝下擺織著辨識度高的藍色碎花,輕盈蓬鬆的裙擺在沉靜之中閃著飄逸的光芒。五分袖的設計可以任易地在季節中變換,搭配淺色系的貝雷帽或是頭飾也可以提高穿搭的整體性。在明媚的早晨,MODEL淺淺地微笑讓人心頭蕩漾,無論是紅玫瑰或是白玫瑰,穿上美的洋裝,在人群中都是最燦爛盛開的存在!

齊克果在誘惑者日記中寫道:「男人是審美的、女人則是美的本身。」在愛慾一路蔓延的春日,別忘了穿上洋裝的自己的美的樣子,那是在愛情裡怎樣得失,都無法取代的、只屬於自己的耽美。

 

更多美麗的洋裝特輯,趕緊收藏|

洋裝搭配的美學☞ 花都開好了:絕美春季洋裝

學歷史挑洋裝☞「女人啊,一生都做個女人吧!」

學美術挑洋裝☞ 黃金時代的新藝術-宛如畫作般生意盎然的vintage dress

看電影挑洋裝☞ 小品電影中的浪漫洋裝

城市漫步挑洋裝☞ 捕獲城市裡的野生洋裝